空山

文笔渣

[康汉]小段子几则

Cp:冷酷无情康娜酱x傲娇别扭汉克桑
段子向

汉克:你!你怎么复活了?你不是死了吗?!
康纳:我的前任不幸报废,不过模控生命将它的记忆移植给我,派我来替补,我认为这件事不会影响到调查,请继续进行调查。
汉克:这件事没有影响?!我看着你替我死掉,现在你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回来!
康纳:我回来了,我不懂你为什么会不高兴。
汉克:good,fuck you!
康纳:……
汉克:fuck you。
康纳:……
汉克:fuck you。
康纳:我觉得我们应该继续进行调查。
汉克:盯。
汉克:好吧,我不希望你今天回来两次,待会儿跟在我的后面,没有我的指令不要随意乱动。
康纳:好的。【指令冲突,违背汉克命令,保护汉克】
十分钟后……
汉克:fuck!!!

某个R18的夜晚,康纳突然静止不动
汉克:你在干嘛?
康纳:我在通过分析//精//液//了解你的身体状况。
汉克:滚!以后别在我面前做这种事!

康纳:你为什么讨厌仿生人?
汉克:我就讨厌一个(你)。

汉克:你喜欢我多一点还是工作多一点?
康纳:我向你保证过我不会骗你。
汉克:……

汉克:你会没电吗?
康纳:我内载的电池可以使我工作136年。
汉克:行吧,没等到136年后,你就又报废了。
康纳:……

——
真好磕qwq底特律的这几对cp都好磕,沉迷底特律,但身为云玩家的我连一周目还没看完噗

【高李】短对话

高育良:达康天下第一,而我是天hhhhhhh

李达康:????


ps:依然很好磕的两人嘻嘻嘻

【高李】无题(多图)

高育良想了想还是打开了QQ,有一个头像安静的躺在列表里,它从未熄灭过,但他却没有勇气点开。

能做的都做了,事到临头还在害怕什么?

高育良在心里自嘲一笑,终于鼓足勇气。

 

 

这是久违的特别关心提示音,李达康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了。

这家伙。

李达康皱起眉头,嘴角泛出一丝冷意。

知道他进入常委就过来和他联系了。

 

育良不是那种人。

李达康转念一想,冷峻的神色有所松动,拿起手机,看到消息。

 

 

发完之后,李达康将手机放下,不锁屏,亮着放在桌子上,转动椅子目光愣愣看着【宁静致远】这四个大字。

十年了啊。

李达康想,他该和过去做一个告别了。

 

说实话,迈出第一步之后,高育良的神色便轻松了很多,看到李达康冷淡的回复丝毫没有受到打击。

 

 

李达康的手指停在删除好友的上方,看到高育良的回复,心下顿时升起疑虑,高育良的心思他永远猜不透。

他不知道他跟他说这个的动机是什么,他很被动,就和当初高育良跟他说“我们两个过不下去了”时一样。

李达康的心莫名其妙的烦躁了起来,他强压着那口气。

 

 

 

李达康的手再次顿住。

原来高育良已经放下了。

他计较这些还有什么意义?

不,就是要计较。他咽不下这口气!凭什么难受的都是他,凭什么他就可以一笑释怀。

 

 

高育良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把李达康惹毛了,但他知道他如果不赶紧补救一下,就算他背后努力让李达康进了常委,可以一起开会,他们两个的关系也没有修复的可能。

那就破罐子破摔吧,趁着达康现在还能看到他的消息。

 

 

高育良的手心里都是汗,他到最后也没有说起复合的事。只是提及了他们在吕州时经常去的那家酒店。

达康能明白他的暗示吗?

不,或者说愿意解读到这一层意思吗?

 

高育良,他到底想说什么。

这到底是他的暗示还是随口一说?

 

李达康看着屏幕,有些拿不定主意了。

 

 

李达康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为这看上去十分渺茫的机会试上一试。

但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去,一定会后悔的。

 

在他们过去约定的酒店门口,到约定俗成的时间还有五分钟。

李达康到了地方,左右打量寻找着一个身影。

 

 

奇怪。

红色的叹号。

信号不好吗?

李达康又戳了几次那个红色的叹号,发现他戳不动。

 

他被拉黑了。

他早该想到的。

李达康气到手抖拿不住手机。

 

 

高育良听着兜里频繁响起的声音,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妙的预感。

他拿出手机,看到上面的消息,眼前一黑。

糟了,他晚点了。现在赶过去也来不及了。

那怎么办?

揣着明白装糊涂,装傻呗。

 

 

李达康气到笑出来。

好啊,高育良,都这个时候了,还在那儿跟他装。

为什么他就没有早一点看清楚他的真面目。

 


 

李达康看着那张截图,宛如夏天被人泼了一盆冷水,整个人都冷静了。

哦……

这个啊……

 

 

高育良一边打字一边带着东西往回走,看到李达康的回复,就知道这家伙的毛已经炸完可以顺了。

 

李达康火气虽然已经下来了,但他嘴还没软,一口咬的死死的。

 

“啪。”

李达康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,他转过身,看到对着他笑的高育良。

到现在,他也没办法再强硬下去了,只能说一句,“你来了。”

“嗯。来了,不走了。”高育良说。

“说的好听,也不知道做的怎么样。”李达康说着,转头进了酒店。

高育良在后面笑笑,跟上了他。

——END——

ps:灵感来源5.9的qq服务器波动,当时真的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被拉黑了,后来发现是自己的qq出了问题,跑到空间一看,发现这锅是服务器的锅。

emmmmm……于是就有了此文。

还有一个梗,但最近太忙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,写完那个之后我会回去把我的坑撒上土,就酱。

大家好久不见。

此外,感谢 @乔家大院少一人 提供本对话的头像,么么哒!


【蔡徐坤】视频混剪

【蔡徐坤】マカロンby空山(b站id:二二的空空)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2309607?share_medium=android&share_source=more&bbid=2C97D881-40B1-4E25-930F-55AF9BEB2A7619743infoc&ts=1524179618341

蔡徐坤,未来可期,我们一起走花路!

(一个小渣渣,溜了溜了)

以恋与的方式打开人义(11-20)

注:标题已作废,四个野男人已失去我的爱情。窝现在是一只有呱的老母亲了【自豪脸】

11.

祁同伟:陈海,我有一个让你拍三十多集床戏的机会,你去不去?

陈海:好呀好呀。

海猴子is BE。

12.

高育良:你不听我话非要皮这一下去陈岩石那里锄地开心吗?

祁同伟:那你后来刨地把你那些东西都挖了不也是很开心吗?

锄地二人组is BE。

13.

陈岩石:“我跟你说说这个事吧啦吧啦……“

沙瑞金:我下来查处汉东最大的困难就是——我什么知道,但我不能说。做事情要讲原则,讲证据,我要把舞台让给你们演。

沙瑞金(认真):“陈叔叔,如果不是你告诉我,这些我还真不知道。“

14.

——李达康是可以争取的对象。

牢牢占据cp右位。

这是因为他evol的特殊性。

他可以静止时间,世间很多障碍在他面前形同虚设,只是可惜在止界中,一切静止,不能使用火器也不得杀人,使得他最后还是从事行政,成为一名政界要员。

但监狱对他来说是无效的。

就算是evolver追杀他,他也可以快速切换止界(意为,一帧的世界为一个止界。Evolver进入了这个止界追杀,李达康就可以迅速进入下一帧的止界,从而拜托追杀)

因此,李达康对任何一方来说都需要争取。可喜的是,李达康为人十分爱惜羽毛到冷酷无情的程度、一心工作,这方面让很多人十分放心。

但又有消息显示,他的身后有秘书帮的身影存在。

15.

高育良,自大学任教时期就有表现出evolver的潜质。但从未表现出任何evol,据分析,他是一名未能觉醒evol的evolver。

且为汉大帮精神领袖,继承赵立春留在汉东的基业。

鉴于最近中央限制赵立春行动的举动,和派出沙瑞金空降汉东省,肃清省内腐败空气的决议,特决定高育良为此次汉东省行动目标,请执行此次任务的侯亮平同志务必将他送往秦城搓麻。

高育良:组织上批准我带达康去,我今天晚上就搬去秦城vip。

16.

高育良:我不能和李达康一起搭班子。

李达康:???

时间静止——

李达康:高育良,你给我把话嗦清楚了!嗦清楚我再放你粗去!

高育良:因为我和你在一起搭班子,我就不想工作了呀。

李达康:哼。

17.

祁同伟:我要改换门庭,去找李达康,老师已经没用了。祁李大法好!

李达康:屁!!!

高育良:达康书记,我不是挑事的人,我只是想告诉你,祁厅长一直都认为放走丁义珍对你有利而一直怀疑你呢。

祁李is BE。

18.

高育良三连:据我所知,多少了解一些,别激动

李达康三连:强颜欢笑,育良书记!我激动了吗

沙瑞金三连:别检讨,坦率说,骑自行车很有必要。

高育良:我与空降干部没有友谊。

沙高is BE。

19.

沙瑞金:我们有一位同志,省公安厅厅长……

高育良:我并没有某祁姓学生。

沙瑞金:祁厅长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,高书记对栽种之道很有造诣。我提议他们两个可以从政法口调职农业部。都是好同志啊。

李达康:瑞金书记这个提议非常好,我赞成。

高育良:怎么哪儿都有你。

20.

李达康:对于祁同伟同志我没有任何的误会,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大家,这位同志就是一个狐狸精。

高育良:达康书记,说的明确一点。

李达康:这没有什么可隐瞒的,大家都知道双书记。毕竟我和育良书记都是赵立春书记的左膀右臂。我严重怀疑祁厅长是影响赵家帮内部团结的不稳定因素……

——tbc——

ps:我的呱为什么还不回来嘤嘤嘤

以恋与的形式打开人义(6-10)

阅前:偏双书记的全员向(住嘴

6.
注:关于达康的evol能力追加1月新番《刻刻》的设定(不影响阅读)

高育良桌前的时钟定格在了20:00:00这一刻。
又被李达康拉进止界了。他想。

李达康所拥有的evol名为时间操纵,他可以静止时间。但这不意味着整个世界因为他而停止了。

事实上他的evol截取的是时间这漫长胶卷中的一帧,在一定范围内的evolver被动拉入这个静止的被称为止界的世界。

每次李达康来省委开会的晚上,大概便是这样度过的。没有时间度衡,不知过了多久,高育良似有所感放下笔,走到窗前,李达康在院前转圈等着他去开门。

高育良下去接他的时候问了一句,“你这个evol范围是多少,会不会把别的evolver圈进来?”

“整个省委大院还有别的evolver吗?除了你,但你的evol又不表现出来,约等于没有。”李达康说。

“哦。”高育良把铁门关好,似是自言自语,“是这样吗?”

沙瑞金:……我就在你隔壁被波及到了啊!

7.

“现在大风厂满地都是汽油,一颗火星就会爆炸。”

李达康:等着我这就发动evol去把危险源清除!

高育良:那你去吧。

李达康:不行,你得陪着我。

高育良:为啥?

李达康:我不会开车。

高育良:……

大风厂——boom!

8.

人民群众不相信我们怎么办?疏散围观群众的工作进行不下去怎么办?

“还好有祁厅长啊。”李达康赞许的点点头,“还是高育良书记教出来的学生好啊。其实我一直觉得祁厅长可以去宣传口工作,不知道祁厅长有没有往这方面发展的意向……”

正在发动自己的evol绝对吸引力疏散群众的祁同伟: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9.

岩台市

准备休息的沙瑞金掐指一算,不,是顺风一听汉东省京州市大风厂出事了。

大风厂的大型直播扩大了事情的传播范围,蜂拥来的声音嗡嗡的吵得他……

——这可怎么睡。

白秘书进来准备看看沙瑞金的状况,愣了一下说,“沙书记,您不是要睡下了吗?”

沙瑞金用食指和拇指掐着额头,他倒是想睡,但现在他能睡吗?

“我现在还是有些在意,小白你帮我看看汉东现在有什么新闻吗?”

小白搜索中……

“沙书记不好了,京州市的大风厂发生了恶性事件!”

沙瑞金:对对对,就是这件事。

“给我拨京州市的李达康的电话。”

10.

“你看看人李达康,现在在人民中间,你呢同伟?”高育良指着电视机说。

祁同伟:我都快被他弄到宣传口去了。

李达康:怪我咯。

“老师我还是想去拜访老检察长。”

“你能不能给我省点事。”(你看看人家李达康多给我省心,evol用的恰到好处,除了有时省委开会他想不明白了就突然来个时间静止,想清楚再出去跟别人怼。)高育良脸拉下来。

祁同伟:委屈巴巴。(为什么我的evol为什么就不对老师起作用呢?)

高育良:因为你老师我也是evolver啊。

——TBC——

晚安。

目前汉东男子天团的evol分别是:
高育良未知
李达康时间操纵
沙瑞金风场控制
祁同伟绝对吸引力

以恋与的方式打开人义(1-5)

注:偏双书记的全员向【住嘴

 

1.

 

【时间静止——】

 

李达康面沉似水,“谈吧,别耽误时间了,在这里谈清楚了再出去。”

 

高育良看了看因为没有evol而被静止的季昌明和陈海叹了口气,“达康书记。”他把把戴着的黑框眼镜摘下放好,“那我给沙书记打电话吧。”

 

祁同伟看一眼自己的老师,再看一眼李达康,十分知趣的说,“我其实不应该参加这个会议,” 出门左拐通风报信。

 

沙瑞金:只要你在风里,我就能感知到,打什么电话,要什么自行车。

 

祁同伟:闭嘴,我先call完再说。

 

 

 

2.

 

“我觉得这是出好戏。”“我觉得这件事不ok。”“我没有私心,我没想上副省长。”“我觉得应该是您当书记。”“老师,沙李配的事情你不再多考虑考虑吗?”

 

“别把自己的同志往坏处想,我从来不认为李达康会和沙瑞金搞到一起。”

 

“老师,那您说达康书记到底是为了什么,难道只是为了工作。”

 

“就你心眼多,就你知道,现在丁义珍跑了,你赶紧去公安指挥中心。”

 

 

 

3.

 

开门,关门,脱鞋。

 

“杏枝,你嫂子回来了吗?”

 

“刚回来。”

 

“哼,她要是再不回来的话,估计连这个家门,都不认识了。”

 

欧阳菁从楼梯上下来,没瞅李达康一眼。

 

【时间静止——】

 

要冷静,要冷淡,要装作不以为意,要轻描淡写。

 

再看一会儿文件。

 

酝酿。

 

【——解除】

 

“给你提个醒啊,少把脑袋往光明峰项目上伸,小心把脑袋挤扁了。”李达康没抬眼,看着文件淡淡的说。

 

李达康:Nice!

 

“李达康你什么意思,让我回来是听你训话的是吗?”

 

李达康:淦!

 

 

 

4.

 

“如果是内部什么人向利益相关人员透露的消息,再由其他人指挥丁义珍逃跑呢?”

 

“查!把那个时间从省委基站打出去的所有电话都给我查一遍。”

 

祁同伟:老师你是不是拿了剧本?

 

但是你拿了剧本也没用,我是在李达康的evol里发的短信嘻嘻嘻嘻。

 

 

 

5.

 

老师去找陈岩石了。

 

祁同伟不想见陈岩石,因为他觉得陈岩石分明是看不起他却要说他这个人不行。

 

他的不行难道就没有他的推波助澜吗?

 

他做官的时候能跟工友打成一片,却不能接受农民的儿子做女婿,这人性,他早就应该懂得了。

 

但懂得的太迟了。祁同伟想。

 

Evol——【绝对吸引力】

 

如果早一点觉醒,是不是事情都会不一样?

 

但可惜啊,他注定要以他的吸引力把所有人拖到他的泥潭里……

——待续——

本来我以为三个书记只有老高没有,扣扣扣,扣半天,发现,原来是有老高的。
die了die了……
一句mmp和凉凉说给自己

快圣诞了有没有在槲寄生下打啵的?


回 @乔家大院少一人 几日前的问候,答案是没有。

 

——日常私设+ooc+手生=本文——

——一发完结+he——

 

1998年末,平安夜前夕

 

对李达康而言,高育良是个遥远而陌生的符号,他能想起故国米饭的香气,同样也能想起那一口沉甸甸的黑锅。

李达康承认自己那是被一时的小小私心控制住了,但是他之后克制住了,没看见他吃完那口饭之后就再没有搭理过那个小气鬼吗。

 

对的,再没有搭理过那个小气鬼。

 

直到现在,高育良敲开他的门,邀请他到时一起过圣诞节,说是过来一起聚会。

聚会?

李达康以自己要深入学习经济管理为由拒绝了他。

 

“李达康不会同意的,育良你别磨了。”

李达康多想这旁人的话能够劝动自己眼前的男子。

高育良好像什么都听不到,也看不到李达康脸上明明确确的拒绝,似乎是为此感到了好笑,“你平安夜一个人学习?“

“不然呢?“李达康理直气壮地回答。

“……那你不来也没什么可惜的。“

“!“

李达康呆了一下。 

什么?

他这个家伙这样跟他说话?

 

李达康觉得高育良疯了,但其实高育良心里很有数的说完这句就溜了。只剩下李达康站在原地三秒,他才反应过来,捏紧拳头,觉得胸口郁住了一口气,隐而不发,幽藏在心底潜伏起来。

 

没过几天高育良又来敲他的门。

这次李达康给高育良的待遇是把门开了一条缝 “你来干什么。“声音无悲无喜平平淡淡。 

“跨年吃年夜饭。“此时高育良理直气壮地样子不输几日前的李达康,只是李达康看不到。

“元旦又不是除夕,再说,我不是不来也没什么可惜的。“李达康又说,没了和高育良对话的想法,门缓缓地要合上。

高育良露出一丝微笑,说起了别的事情,“东西我已经提前买好放在厨房里了,不需要你帮忙,你等着吃就可以了。 “

 

门闭合的速度变缓,甚至还向外又开了一些。

“……你会这么好心?“

高育良脸上露出了微妙的表情。

“那我换个说法,我东西不小心买多了,我现在诚心邀请你帮我解决一部分可以吗?“

“虚伪…… 那我跟你说好了,没有鸡鸭鱼肉四菜一汤八大碗我是不会去的。“

高育良:……

 

大概十分钟之后,李达康矜持的踱步跟在高育良身后,来到了高育良的宿舍单间。

“我说老高你门梁上这粘的是什么东西?已经蔫儿了吧?你不是养盆栽挺有一手的吗?“李达康戳了戳那一小把绿色的不知名植物。

正在厨房忙活的高育良抬头看了一下,又继续低头切菜,”之前圣诞节剩下的,我带回来了。“

“老高你怎么什么都往回捡呢?“

“对啊我连你都往回捡。“(来自李达康听不到的小声逼逼)

对此一无所知的李达康玩了一会儿窗台上的小多肉,觉得自己干等着也有些不好,钻到厨房里却被高育良打回来,“去去,还没做好呢。“

“我又不是来偷吃的,你把我往外赶干什么?”李达康感觉很委屈。

高育良手里拿着菜刀,“我为什么赶你,你心里不清楚吗?我上次放你进厨房……”

“我出去了……”李达康撇撇嘴,溜达着回到客厅。

 

接下来该干些什么呢?

李达康左瞅右瞅,挪到了高育良的书桌前。

“这个是?”桌上摊开着一本笔记,里面露出一个便签。

 

【槲寄生】

 

只有这三个字。

这是什么?

 

“老高,槲寄生是什么啊?”李达康叫了高育良一声。

但高育良好像忙于跟食材奋斗没有听到也没有回答他。

“不理我。”李达康把便签轻轻地推回去,视线定格在了某个红皮书上——《现代汉语词典》。

不搭理我,我也有办法。

 

槲 

〔槲寄生〕常绿小灌木,茎柔软,有节,雌雄异株,寄生在槲、杨、柳、榆等树枝上,茎叶入中药。
落叶乔木或灌木,木材坚硬。叶可喂柞蚕,树皮可做染料,果实入可药。

 

嗯……

 

这啥???

 

李达康查出释义后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查出来,不仅一头雾水还感觉自己更不明白了。

他高育良养养小盆栽也就算了,现在怎么还看起了小灌木?他种东西没够吗?

 

诶呀。

李达康突然反应过来,这该不会是高育良在圣诞节弄回来的,就那一小段蔫儿了吧唧的东西吧?

 

李达康最后拿了一本书,坐在沙发上,直到高育良叫他吃饭。

“哦哦。”李达康放下书。

“李达康你刚才问我槲寄生是什么?”高育良将菜碟乘上桌。

“嗯啊。”李达康点了一下头,但心思早就不在那个什么槲寄生上了,眼睛盯着桌上的菜仿佛在发光,招呼着高育良别在旁边站着了,快坐下吃饭。

李达康筷子都捉到手里了,却被高育良一把拽起来。

“欸,老高你干什么?”

“我让你看看槲寄生是什么。”

“我没兴趣了。”

李达康这样说,但没能回到桌边,被高育良带到了那根门梁下。

 

“槲寄生是一种用来装饰圣诞树的植物。”

“这不是门梁么?”李达康甩开高育良的手,想回到桌前。

“如果站在槲寄生下,表示任何人都可以亲吻你,而且绝对不能拒绝,那不仅非常失礼也会带来不吉利。这是圣诞节的重要习俗。”高育良看着李达康语气淡淡的丢出这一记重磅。

李达康抬头看了看,他正正好被高育良拽到了门梁下,榭寄生就在他的头顶。

 

“圣诞节已经过去了。”李达康说。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同时他心里也很生气,高育良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拖到今天。

“有很多人在的圣诞节确实过去了,现在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圣诞节,现在错过了才是值得可惜的事情。”

“但圣诞已经过去了。”李达康这样说着,到底还是没往回走。

“那就当预支了下一年的圣诞吧,反正我们也不再会有第二个在美国的圣诞节了。”高育良轻声说。

李达康被他这句话带的有些伤感,最后点点头同意了。

 

 

 

二十年后

 

李达康下班回家后,看到高育良故技重施正在门梁上粘榭寄生。

被李达康逮了个正着的高育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把板凳放回原位,才说了一句,“你今天下班很早。”

“呵呵。”李达康冷笑,“你又想花言巧语是不是?”

“没有,我只是想守株待兔。”高育良否认。

“那你觉得我是兔子了?”


“那兔子先生要不要过来呢?”高育良问。

李达康瞥了高育良一眼,“幼稚。”

然后走过去又说,“不过如此。”

高育良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笑而不语,然后伸手抱住了他……


——2017年的最后一天,给大家拜个早年吧——

[高李]游戏

         阅前提示:脑洞是之前就有的,今时今日拿出来写却有些变味了。叹气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正文——

  李达康不会打扑克这件事好像没什么奇怪的地方。
  
  毕竟他就是那种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人减少一切不必要的人际交往,冷酷到无情的爱惜羽毛。
  
  高育良会打扑克这件事好像不用想就能知道这肯定是会的。
  
  毕竟正常人多多少少都会打扑克,就算不会玩太复杂的,简单的多少也会点。消磨时间的东西,从小到大,总会有一个伴儿拉着你去一起打发时间。
  
  
  
  尽管李达康把这种东西斥之为无聊。但并不是没有那个伴儿拉他去玩。而是说,一直都很有人愿意在工作之余和他来些拉近关系提升感情的二三事。但他都拒绝了,他不愿意放弃任何一点机会和可能去向上努力。通过除工作之外的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歪门邪道,他不屑这样做。
  
  他是一个从穷山沟里出来的大学生,肩负着全村人的希望。但如果要他回乡去改变家乡。虽然那很好,但他觉得他的舞台并不止于如此。
  
  他从学校出来,给赵立春书记做秘书,兢兢业业,不就是为的借赵家的势获得一个外派掌权的机会吗?
  
  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浪费在打扑克这件无聊的事情上。
  
  于是乎,他连怎么摸牌洗牌打牌一并都忘记了。
  
  人生中,并不需要的记忆连被束之高阁的机会都没有,直接从阁楼的窗户口往外扔出去了。
  
  
  
  他们说高育良是一个温和且圆滑、精通世故的典型性中国官员,年轻时当大学教授的经历给他身上留下了抹不掉的书生意气。
  
  有的时候,最想抛弃的反而是组成他个人最重要的部分,只是到最后,才会发现这一事实。
  
  
  
  高育良和李达康第一次见面时是热切且友好的见面,一起去学习的时候,只有他们两个人同病相怜,一个是从大学里出来的教授,一个是任上出现过重大事故的秘书。根本不像后来秘书帮和汉大帮所肖想的那样,一个看不起,一个不待见——
  
  “我做饭的话,你得给我背锅。”
  
  “我这么大就没替别人背锅过。”
  
  “人生难免迫不得已,你也不要孑然傲骨了。”
  
  “噫,还不是劝我背锅。”
  
  “那这锅你是背不背?”
  
  “嘁……我要吃双份的。”
  
  
  
  李达康对打扑克没有好感的原因除了它毫无意义只是浪费时间之外,就是它只会制造两种人,赢家和输家。
  
  当高育良递给他一副扑克牌的时候,他既不想输也不想赢,于是拒绝了。
  
  让这游戏从一开始就不曾发生。
  
  “还是到床上吧。”
  
  “那也行。”高育良把扑克牌收起来。
    
  
  
  游戏的世界,只有两种人,赢家继承一切,输家血本无归。
  
  李达康可以拒绝高育良向他递出的扑克牌,但他不能拒绝现实的胁迫。
  
  新的游戏秩序在管理者离开的空窗期必须建立,他和高育良最后还是对垒了……
  
  
  
  “对二。”
  
  “要不起。”
  
  
  
  “报双。”
  
  “王炸。”
  
  
  
  “达康书记不是不打扑克吗?”高育良数了数牌数,拿出来的钱挪来挪去,最后还是平均的分成了两堆,一人一堆,“结果一块钱也没赢到。”
  
  李达康把自己掏出来的钱又收回口袋里,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“那不一样,我们制造了里外里两倍的gdp。”
  
  高育良:……
  

——TBC(?)——